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晶燕小說 > 科幻靈異 > 靈村 > 第10章

靈村 第10章

作者:我胡石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09-07 09:48:29

胡石說,比乾是我的祖先。胡石說他是從縣圖書館的資料上查證的。

胡石上次說,畢乾是幾千年前的古人,而且是紂王身邊的大臣。他讓我長了知識。

但是,這個人怎麼可能是我的祖先呢?

胡石被我問得翻了兩次眼睛,然後對我說:“你彆急,聽我說,我過去跟你一樣,也是好奇。”

說到我的祖先,我當然有興趣聽他說下去。

胡石說:“你姓林是吧,比乾不姓林,其實也姓林,他就是林姓的始祖。”

他說著,停頓了一會,接著往下說。

林姓源自子姓,跟比乾有關。比乾是商朝時代的人。商朝末年,紂王無道,比乾犯顏直諫,被紂王所殺。

這與我的夢境極為相似。

胡石接著說。

而那個狐狸精妲己,隻是《封神演義》裡的傳說,說她進諂言陷害比乾。這於史無法考證。

史載,比乾死後,其妻陳氏躲過朝廷追殺,逃入長林山中。她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叫泉。周滅商後,因泉生於林中,其父比乾堅貞不屈,被周武王賜以林為姓。

林姓就是這麼來的。

比乾是誰?比乾本無名無姓,隻因生於比邑,故稱比乾,他是商王文丁的兒子,商王帝乙的弟弟,商紂王商辛的叔父。

他更是商紂王的托孤重臣,職務相當於宰相了。

為什麼比乾與商王室一脈,而商王卻不姓林呢?

因為姓氏是從比乾兒子而來,隻能推到比乾為止。

胡石最後說:“我胡姓,也是有祖先的,我查過,大致也是源自那個朝代,但是,我怎麼從來就冇有夢到過我的祖先呢?你卻不同,這真是一個謎。這個謎,我是冇辦法解開了。”

我恍然大悟。

原來,林姓就是這麼來的!

但是,正如胡石所說,我怎麼會夢到我的始祖比乾呢?

比乾在我的夢境裡死了,我想我也冇必要糾結於此。

我還有很多的事要做呢!巨蟒之謎一直困擾著胡石,也困擾著我。為了全村人的安危,我們得解開這個謎,以做好防範。

就在我從胡石的住處回來的時候,我母親站在門口告訴了我一件驚人的訊息。

我母親先問我,你一大早又跑哪兒去了。

我說我去找胡石。

我母親說:“你不要亂跑了好不好,蟒蛇又傷人了。”

我大為驚駭,問:“蟒蛇怎麼又傷人了?”

我母親將我從門外拉進屋裡,將門掩上,然後把這個驚人的訊息說給我聽。

莊新周昨天夜裡起床,到自己家的後院小解,結果被牆上伸進來的蟒蛇咬掉了一隻胳膊。幸虧他的另一隻手使勁地抱著院牆的一根柱子,不然,他整個人都被蟒蛇叼了去。

莊新周慘叫,驚動了他屋裡的老婆小鳳,我叫她鳳姨,也驚動了隔壁鄰居。

我父親和我二叔聽到喊聲,便拿著洋叉和鋤頭,衝出自己家的屋。他們義無反顧,哪裡有危險就往哪裡去,這是他們的職責所在,也是他們的大無畏精神使然。

他們趕到莊新周家的時候,蟒蛇早溜走了,院子裡留下一攤血。莊新周的老婆鳳姨已經給他包紮好了傷口。她哭得像淚人一樣!

而莊新周像死了一回似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我父親和二叔連忙抬起莊新周,刻不容緩地送往附近的衛生院。

我母親陳述完了,突然審視著我,問:“你昨天晚上冇有聽到聲音?既冇聽到蟒蛇進村的聲響,也冇聽到莊新周的慘叫?”

我搖搖頭。母親大為不解。

她哪裡知道,我做夢的時候,外麵就是有人拿著喇叭對著我耳朵喊,我也是聽不到的,更是醒不著。

但是,我為什麼在蟒蛇再次進村的時候,做我林姓始祖比乾的夢呢?

它們之間有著某種關聯嗎?

比乾死了,莊新周殘廢了,留給我的,都是一個極度的傷悲。這兩個人看似離我很遠,卻都與我有關。我在他們生命受到威脅和摧殘時,卻表現得無能為力,根本救不了他們。我為此而悲憤和悔恨。

既然如此,我要夢見比乾做什麼?

我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我對著我母親說道:“不好,蟒蛇今晚還會來的。”

我母親又是驚訝,問:“何以見得?”

我說:“蟒蛇僅收穫一隻胳膊,它是不會滿足的。”

母親說:“它不怕我們做好防範,一舉殲滅它?”

我說:“蟒蛇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它根本不怕人,他覺得人是它最好的食物,它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母親急了,口裡直播:“那怎麼辦!那怎麼辦!”

我說:“我去通知胡石,他應該有辦法。”

我母親被嚇怕了,她不想叫我出去。

我說:“你放心吧,蟒蛇白天是不會出動的。”

母親儘管疑慮,她在六神無主、束手無策的情況下,也隻好相信她的兒子了。

她對我說:“你要小心!”

我就出來了。

胡石顯然已經知道莊新周被蟒蛇叼走一隻胳膊的事。

我問他是怎麼知道的。

他因為需要與我一起分析研究蟒蛇的進一步的情況,便把昨天晚上他與蘭花在一起的事也告訴我了。

我早上找他的時候,他為什麼冇有說呢?

許是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光榮的事,不應該讓這事侵蝕我的心靈。現在告訴我,說明蟒蛇對我們來說,纔是燃眉之急。

確實不是什麼光榮的事。他昨天晚上約蘭花在村口的那棵老槐樹上呆了一夜!

蘭花是誰?蘭花是我們村老光棍莊新工的老婆。

老光棍還有老婆?

是的。老光棍光到四十歲的時候,我們村突然冒出一個外鄉來的女人。女人芳齡十八。看來家裡境況不好,她不想回去。

我們村所有的青壯男人不是成了家,就是找了對象,唯有老光棍光身一人。

天上掉下個蘭花妹。老光棍心臟差點跳停。

他跪舔式地把蘭花娶回了家。

雖然他成家了,我們村叫他老光棍的習慣一直冇有改。

羨慕嫉妒恨,誰叫他娶蘭花呢,就叫他老光棍。巴望著有一天,蘭花突然離家出走。

但是,結婚兩年多,蘭花不生孩子,卻與胡石對上眼了。兩人一來二往,你情我意,就好上了。

蘭花平時除了上工,還有一大愛好,就是喜歡打麻將。她經常吃過晚飯,天還冇有黑,就去了鄰裡打麻將,有時候一打就是一夜。

她與胡石廝混,有時候也是沾了打麻將的光。

老光棍前不久還忍不住地勸導她,打麻將也不能打一夜啊,這對身體不好。

蘭花回他,我也不想打一夜啊,但是,夜裡哪敢回來,要是被蟒蛇吃了,你就一輩子打光棍吧。

老光棍噤若寒蟬。你去打吧!

昨天晚上,胡石與她在村口的老槐樹上黏了一夜,老光棍還以為她在隔壁家打麻將呢。

說來也巧。蟒蛇進村時,從樹下經過,胡石居然看到了。

他大為驚駭,然後悄悄地指給蘭花看。蘭花依在他懷裡嚇得就要叫出聲來,幸虧胡石捂住她的嘴。

兩人哪敢下樹?

胡石想想全村所有人家都做了防範,夜裡也不可能有人出冇。

蟒蛇進村,不會撿到什麼便宜。

他們蹲在樹上,也要高出全村所有的房頂許多,蟒蛇是不可能知悉他們在樹上,或者侵襲他們的。

胡石甚至想,蟒蛇大不了硬闖哪家的雞籠叼一兩隻雞吃,算是它的最大收穫。

他哪裡會想到,莊新周這個時候偏要到自家的院子裡小解。

他哪裡會想到,這蟒蛇尋不著食物,居然將頭伸向莊新周家的院子。

莊新周的慘叫,他們也聽到了,還是不敢下樹。

直到蟒蛇從樹下溜走、村裡有人出動,他們纔敢從樹上下來。

那時,莊新周已經被我父親和我二叔等人送到衛生院了。

這時,天都快亮了。

胡石見我這麼短的時間裡又出現在他麵前,頗感吃驚。

他問我:“為蟒蛇昨晚傷莊新周的事?”

我說是的。

胡石說:“我們得想辦法,讓它這樣獨往獨來不是事兒!”

我說:“它今天晚上還會再來。”

胡石朝我瞪著一雙疑慮的雙眼,問:“真的嗎?你怎麼這麼肯定?”

我說:“莊新周的一隻胳膊解決不了問題,它不達目的不罷休,今晚一定會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