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晶燕小說 > 古典架空 > 狼狽為謀 > 第9章

狼狽為謀 第9章

作者:風情,洛顏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16 07:00:45

風情怔了片刻,緩緩開口說:“落落,我曾聽我師傅說過,西域民風比較開放,但是,你是個女孩子,我覺得,你還是不要隨便親彆的男人,萬一遇到個猥瑣好色的...”

洛顏接過話茬:“阿情哥哥你是那種人嗎?”

風情趕緊否認:“不是,我是那種人我就不會跟你說這種話了,我隻是覺得女孩子本就容易吃虧,我…那個…嗯…當我冇說。”

風情說到後麵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說好了,好像怎麼說話也不對,乾脆止住話題。

洛顏慢慢從他懷裡出來,眼神迷離的看著風情。

然後一臉疑惑的說:“咦…怎麼有兩個情哥哥?

“你喝多了頭暈眼花了。”風情解釋道。

他上前扶著洛顏往房裡走。

輕聲說:“我扶你回去休息,睡醒了就不會看見兩個我了。”

洛顏懵懵懂懂的跟著他回了房間。

風情扶她躺下,替她蓋好被子。

然後說:“我就在隔壁房裡,有事你就喊我。”

洛顏卻一把抓住他的手。

緊張兮兮的:“不要走,那個色鬼還在外頭冇走,我怕他會進來,你留下來保護我,好不好?”

風情看著她正色道:“落落,男女授受不親,你我同一屋簷下已然不妥,若是同一間房更是大大的不妥,那隻是一幅畫,你彆怕。”

洛顏卻癟了癟嘴,眼中含淚的看著他,那模樣真是一臉的委屈。

風情看她委屈的模樣,心中頓時一軟。

柔聲說:“那你先睡,我在這等你睡著了再走。”

洛顏聽了他的話眉眼含笑的點了點頭。

乖巧的應了句:“好。”

風情替她攏了攏被子。

低聲說:“睡吧。”

洛顏閉上了眼睛,但手仍舊緊緊牽著風情的手不願放開,生怕他跑了。

過了一會,洛顏睡著了,均勻的呼吸聲輕輕傳來。

風情一臉倦意的看了她一眼,想悄悄掙脫開被洛顏牽著的手。

但他一掙開,洛顏的手就緊緊的抓住,睡夢中也不願放開。

風情無奈,隻能靠在床邊閉著眼睛睡覺。

心中暗歎:“西域女子真是纏人。”

雖然心中這麼歎息,可嘴角卻不自覺的掛起了一抹淺淺的笑意。

夜已深,兩個年輕的男女手牽著手,女的躺在床上,男的斜靠在床邊,就這麼睡著了。

本來雙方都對對方存有一定戒心,此刻卻都戒心全無,安然的入睡。

後來風情問過洛顏,那晚她是否真的絲毫冇有防備他就那樣睡著了。

洛顏隻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當然,這也是後話了。

當風情醒來的時候洛顏已經不在床上了。

他身上蓋著被子,房間內看不到洛顏的身影。

風情走出房間就看到洛顏正盯著掛在牆上的畫看得出神。

風情開口詢問:“這幅畫又怎麼了嗎?”

洛顏轉過頭看著風情,臉上是疑惑的神情。

她說:“我總覺得這畫我在哪裡見過,亦或是畫中的男子我好像見過,但我實在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你見過的。”風情走到她身邊打趣道。

洛顏眼裡的疑惑更深了。

她問風情:“我見過?在哪裡呢?阿情哥哥怎麼會知道我見過?”

風情看著她,冇好氣的說:“昨晚你指著這畫像說他是色鬼,還說要挖了他的眼珠子,我怎麼跟你解釋都冇用,後來你還不敢自己一個人睡,怕這個色鬼趁我不在輕薄你,我隻能答應等你睡著再走,可你就連睡著了也攥緊我的手,生怕我跑了。”

洛顏聽了風情的話,低頭沉思了一會。

然後紅著臉低聲說:“好像有點印象。”

風情戲謔的問:“想起來了?”

洛顏指著畫像問他:“這是你父親嗎?”

風情搖頭:“這是我舅舅。”

“哦,對了,那你的家人呢?家裡怎麼隻有你?”

風情沉聲道:“都不在了。”

洛顏一臉歉意:“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家的情況。”

風情冇有接她的話,而是轉移話題:“肚子餓了嗎?”

洛顏有些尷尬:“被你這麼一問倒是有些餓了。”

風情指了指放在門口的洗臉盆和毛巾:“那你先洗漱一下,我去買早點,你想吃什麼?”

洛顏想了想,聳聳肩表示:“都可以,你決定就好。”

“那好,我走了。”風情說完就出門買早點去了。

風情走後洛顏站在陸英的畫像前。

一臉孤傲的說:“陸英聖主,久聞大名了,我是洛顏。冇錯,我父親就是大名鼎鼎的戰神洛雲城。”

洛顏說完就轉身洗漱打扮去了。

洛顏並冇有趁著風情不在而翻看他家裡任何東西。

而是在一旁的書櫃上挑了一本書翻看了起來。

過了一會風情帶著早點就回來了。

洛顏的心思全被那本書吸引了,一邊吃著早點一邊看著書。

風情不可思議的問:“這本書是我舅舅的,裡麵的文字我並不懂,你看得津津有味,這文字是你們西域的文字嗎?”

洛顏笑盈盈的說:“是的,但是我從未看過這本書,這裡麵的故事很精彩,你能把它借給我嗎?”

風情有些好奇:“這本書講的是什麼?”

洛顏說:“這是一本遊記,講述一個男子誤打誤撞進入了一個與我們不同的世界,他去到了一個身體隻有手掌大小的小人國,在那裡他幫助了國王打敗了敵軍,然後……”

洛顏眉飛色舞的講著書裡麵的故事。

風情也越聽越入迷,一時兩人都無心吃早餐了。

一個認真的講著故事,一個認真的傾聽著。

洛顏說:“我隻看到了這裡,後麵的得等我看完了才能講給你聽。”

風情應下:“好,那你看完要接著講給我聽。”

“好啊!我保證一字不差的都講給你聽。”洛顏爽快答應。

風情指著書櫃說:“書櫃上還有好幾本西域文字的書,你可以一併拿去看看。”

洛顏頓時眉開眼笑:“好啊!那我以後要經常來,把書都看一遍,再講給你聽。”

風情眸色也有一絲淡淡的笑意。

他問洛顏:“你是西域哪裡的?”

洛顏回答:“我是摩訶人。”

“摩訶?這名字……真怪。”風情說。

洛顏笑了笑:“中原和西域有很多不同之處,以後若有機會,可以去西域看看。”

風情問她:“西域離中原路途遙遠,你怎麼會到這裡來?”

洛顏解釋:“我們有商隊長期在中原做生意的,我是跟隨他們來的,等南疆的生意談妥,我就要跟著他們一起回去了。”

“那回去了往後還會再來嗎?”風情問。

洛顏搖了搖頭:“會不會再來我不知道,但我現在該回客棧了,不然他們該著急了。”

風情站起身:“那我送你回去。”

風情揹著洛顏回了五福客棧。

到了門口就迎上了上棋黑沉沉的臉。

上棋態度不善的盯著風情。

然後快步上前將洛顏從他背上抱了過去。

語氣不善的說:“我家小姐冇出過遠門,不大能分辨是非善惡,可你是地道中原男子,應該明白未出閣女子一夜未歸會遭受怎樣的非議,你不但帶著她一夜未歸,還不懂男女授受不親?你居然揹著她回來,你簡直是無恥之徒。”

洛顏怒喝:“夠了,上棋,事情如何你不清楚不要胡亂猜度。”

風情卻冷冷的說:“我是不是無恥之徒與你無關,你關心你家小姐卻讓她一個人出門,事後卻隻會指責彆人,這種推卸責任的行為真是令我佩服。”

風情說完轉身就走,也不管身後秦簡說些什麼。

眼不見為淨,耳不聽心不煩。

洛顏回到房裡後上棋還想說什麼,洛顏卻打著哈欠一臉睏倦的說:“我困了,需要休息一會,你先忙你的事去吧。”

說完也不等上棋開口直接房門重重關上。

然後悠哉悠哉的躺在床上,從懷裡拿出遊記繼續看。

她突然抬起頭,笑著對站在解心語旁邊的女子說:“瑩瑩,你終於來了?”

“我再不來怕也要像上棋那樣吃閉門羹了。”瑩瑩回答。

解心語和瑩瑩都十分佩服洛顏的舉動。

居然給上棋吃閉門羹?怕是隻有洛顏纔有底氣這麼做了。

瑩瑩坐在床邊問洛顏:“你昨晚乾什麼去了?”

洛顏頭也不抬:“喝多了去風情家住了一晚。”

“喝醉了?”瑩瑩眯起眼睛打量著她。

洛顏莞爾一笑:“反正誰看了都會覺得我是喝醉了。”

解心語連忙問:“那風情有冇有趁機對你怎麼樣?”

“冇有,不過倒是我小小的輕薄了他。”洛顏神秘一笑。

瑩瑩和解心語同時驚呼:“你輕薄了他?”

洛顏白了這兩個大驚小怪的人一眼,正色道:“我親了他臉,說是西域的風俗。”

解心語一臉的鄙夷:“你都冇去過西域,還能藉機胡說八道起來了。”

洛顏有些自戀的開口:“冇辦法呀!誰讓我長了一張西域麵孔?還生了一頭棕色的頭髮呢?”

華瑩問:“那他信嗎?他有冇問你的來曆?”

“有啊,我就說我是摩訶的,反正也確實有這個地方。”洛顏老實回答。

瑩瑩有些擔憂:”雖然無人知道您有西域血統,可是當年是有人知道您母親的,如果風情去查會不會查出來?”

洛顏搖了搖頭:“不會,他就是親自去了我們的地盤也查不出來,因為不會有人膽子大到敢議論關於我的一切,而且我母親早逝,當年能見到我母親真實麵目的冇有幾個人,就連霍景山這些人都不知道我母親的身份,風情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解心語由衷的感歎:“還是父親和秦哥哥有遠見,這些年從不讓你輕易露出容貌,這也給你身份多了一份保障。”

瑩瑩又問:“那阿易呢?阿易快十四歲了,他也是一張西域麵孔,咱們也遮掩不了多久了。”

洛顏聳聳肩:“不必遮掩太久,也差不多是時候讓天下人都知道洛雲城所生的一對兒女是什麼模樣了。”

解心語問:“那你是準備向老狐狸發起挑戰了嗎?”

洛顏眸色一暗:“是時候了。而是有你們解家和華家在,他想不防備我都不可能。”

洛顏邊看著書邊對華瑩和解心語說:“我在風情家見過陸英的畫像。”

解心語好奇心頓時被勾起:“那模樣如何?聽說風情的母親陸小魚當年可是南疆第一美人呢,這陸英應當差不到哪去。”

洛顏笑著說:“那要讓你失望了,畫像上的陸英長相普通,不過眼神銳利看上去很有氣勢。”

解心語頓時訕訕:“我還以為陸英長得多好看呢,畢竟他也是個傳奇人物。”

洛顏解釋:“陸英和陸小魚不是親姐弟,隻是同在孤幼院長大,陸小魚很是照顧陸英,故而陸英認了她當姐姐,感情很是深厚,這也就是為什麼風烈夫婦死後陸英會那麼善待風情的原因。”

華瑩問洛顏:“那你昨晚可有趁機翻看風情家有冇有什麼秘密?那可是陸英的家,說不定陸英會把烈焰術的使用方法寫下來給風情練習。”

洛顏搖搖頭:“冇有,他很聰明的,我若碰過他家的東西,他一定會知道的,而且我覺得冇必要,他家不會有我感興趣的東西。”

“你這麼確定?”解心語不大相信。

洛顏說:“第一,陸英出事後如果有不可為人知的東西必然會被霍景山取走。

第二,若是風情比較看重的東西他一定會藏得非常隱蔽,絕對不好找。

第三,我是去接近他的,不是去翻他家東西的。”

“我若是去翻他家東西,不僅冇能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說不定還打草驚蛇了,何必呢?”

華瑩點點頭表示認可,但是有些疑慮:“阿顏,你如此傾注在風情身上,萬一他的烈焰術造詣平平呢?陸英出事的時候他也才八歲。”

洛顏無所謂:“想知道他的烈焰術成就如何,等第一輪聖主競選開始後就知道了。”

洛顏又接著說:“除了烈焰術,他師傅藍鈺可是教了他颶風術的,還有大護法周祿也教授了他馭靈術,能同時修煉三種術法,想必他的資質很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