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晶燕小說 > 古典架空 > 狼狽為謀 > 第3章

狼狽為謀 第3章

作者:風情,洛顏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16 07:00:45

風情唯一的好友陸明風來找他,說是有重大訊息透露給他。

“什麼訊息?”風情語氣平淡的問。

陸明風小聲對他說:“聽我師傅說,聖尊已經決定要重新選新任聖主人選了。”

風情攥緊了拳頭。

不屑的說:“該來的還是來了。”

陸明風說:“我知道陸叔叔本來就是聖主,但他沉睡多年,聖主之位形同虛設,多方勢力必然對聖主之位覬覦已久,此番聖主之位的爭奪是必不可免的,你要看開點。”

風情語氣冷冽:“聖主之位,我勢在必得。”

陸明風一驚,看他樣子是認真的。

於是說:“你若是參與聖主競選,必然會引致殺身之禍。”

風情無所謂的回答:“我是死過一次的人,冇什麼好怕的。”

陸明風聳聳肩表示:“既然如此,我也一同參與聖主競選,不是為你,是為我自己,也是為了給師傅爭口氣,當然,你要給我小心了,我是不會輸給你的。”

風情睨了他一眼,語氣平和的說:“好,那看誰笑到最後。”

五福客棧裡。

墨染將探知的訊息告知洛顏:“主子,我們的人得到訊息,霍景山準備重新競選聖主了。”

洛顏無精打采的說了句:“知道了。”

墨染不解:“這個訊息主子不感興趣嗎?”

洛顏說:“早就知道南疆重新選聖主是必不可免的,我估摸著也就這一年半載的事,心裡有數的事,還能有什麼興趣?”

墨染問:“那主子不做點什麼嗎?”

洛顏嘴角上揚,饒有興致的說:“風情一定會參與聖主之爭,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接近他,待時機成熟與他達成合作,扶他穩坐聖主之位,為我們所謀之事奠定基礎。”

墨染問:“那接下來需要屬下做什麼?”

“我已經讓王傾去準備了。”

解心語很不解氣。

風情那句“蕩婦”縈繞在她心頭使得她夜不能寐。

堂堂四大長老之首的掌上明珠,被人給嫌棄了?還讓人嘲諷?

這口氣她咽不下去,於是她瞞著洛顏,偷偷的計劃如何報複風情。

解心語原先想的是潑風情一身夜香。

但她想起風情的身手不錯,這個計劃就擱置了。

忽然她靈光一現。

一個絕對能讓風情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埋了的計劃爬上她的心頭。

南疆聖尊霍景山命人叫風情去見他。

見了風情他語氣溫和的對風情說:“想必重選聖主之事明風已經告訴你了吧,你怎麼想的?”

“我會參與聖主競選。”風情直接了當的說。

霍景山問他:“你想當聖主?還是為了陸英?”

風情回答:“為了我自己,也為了舅舅。”

霍景山拍了拍他的肩膀。

歎息道:“這些年你過得很艱難,但是我知道你很優秀,你隻是差一個機遇,現在這個機遇來了,你要牢牢把握住,莫要辜負了自己,更莫要辜負了陸英的期許。”

風情點頭:“明白。您什麼時候宣佈重選聖主的事?”

霍景山回答:“這兩天便會宣佈,你且好生準備,聖主之位向來是踏著血路走上去的,這未來的聖尊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當上的,你要做好準備,迎接這場浩蕩的腥風血雨。”

風情攥緊了拳頭。

目光堅定:“我選擇踏上這條血路,就自會小心應對。”

與霍景山商談完畢風情又是一個人前往貴叔的餛飩攤。

而他不知道的是,解心語正在等著他的出現。

一場大戲正在等著他的到來。

風情的餛飩剛端上桌還冇吃上一口。

就有幾個女孩子哭哭啼啼的圍了上來,身旁還跟著幾箇中年男女。

其中一個女孩子指著風情聲音哽咽的說:“就是他,就是他把我虜到巷子裡輕薄了我。”

另一個女孩子也指著風情:“是他,他趁著夜黑風高闖進了我的閨房,對我,嗚……我不活了!”

其他幾個女孩子紛紛指責風情對她們行不軌之事。

一箇中年男人擼起袖子怒道:“你這個畜生,竟敢毀我閨女名節,我要殺了你。”

另外幾個人也是氣憤得要上前打風情。

周圍圍了一圈人對著風情指指點點。

更甚者開始大聲咒罵風情。

“風情,你這個不知廉恥的東西,無恥好色之徒,你不得好死。”

“有其父必有其子,你老子風流好色,你這個兒子的也當仁不讓。”

“噁心死了,快滾出南疆,南疆有你們父子真是丟儘了臉麵。”

“就是,想快活花點錢去妓坊就是了,非毀壞人家女子名節,簡直該千刀萬剮。”

“風烈雖然風流卻隻是直接騙女孩子心,你卻更下流,你比你老子還不如。”

風情並冇有說話,隻是靜靜地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怒罵自己。

臉色平淡得好像捱罵的不是自己。

解心語躲在遠處默默觀看著這一切。

對一旁的王傾說:“老王,這風情怎麼這麼沉得住氣啊?按說我這是直接逮著他的痛處戳,他怎麼還能平靜如常?”

王傾也很費解:“不知道,他連辯解一句都冇有,按說不應該的,這樣的人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人群越罵越激動,幾個人上前就要暴揍風情。

風情周身突然燃起一團紅色的火焰,火焰將他整個人包圍住。

那些舉起拳頭就要打風情的人看著這紅色的烈焰一時止住不敢上前。

有人抄起板凳就砸向風情。

板凳一碰到烈焰就被引燃,卻並未傷到風情絲毫。

遠處的王傾麵色嚴肅的說:“是烈焰術,陸英出事的時候他才八歲,冇有陸英指點,不知道他的烈焰術造詣有多高。”

解心語心有餘悸:“得虧前兩天我冇對他動手,否則他這烈焰術一出,也不知道我能否打的贏。”

王傾警告她:“主子說了,不準在人前施展術法,若是身份暴露了會有性命之危。如果此行主子有任何差錯,我們死一萬次也無法贖罪。”

解心語怏怏道:“我明白了,不到萬不得已我絕不在南疆使用術法。”

風情站了起來,冷冷的問指責被他玷汙的女子:“你們收了人家多少錢?”

眾人都是一愣。

有反應迅速的怒斥:“什麼收錢?你這個浪蕩子,休要逃避責任。”

風情冷冷的掃視了眾人一眼,語氣越發冰冷:“既然給你們機會不要,那就彆怪我不留情了。”

風情說完雙眼染起一片猩紅,一道紅色烈焰從他腳下蔓延開。

烈焰迅速圍成一個熊熊燃燒的大火圈將眾人圍在裡麵。

眾人皆是大驚失色。

有人大聲喊:“風情,你想乾什麼?你要殺人滅口嗎?”

風情嘲諷一笑:“嗬!你們平時隨意辱罵我,我不願理睬你們,但想冤枉我?我就送你們歸西。”

膽子比較小的女子嚇得哭出了聲音。

她一個勁向風情求饒:“彆燒死我,有一個女的,她給了我一大筆錢,說讓我冤枉你,我是一時財迷心竅,我也不是什麼大家閨秀,我是翠花坊的妓子,一時貪財冤枉你,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了我這一回吧。”

有人開了頭就如同撕開了一道口子,眾人紛紛說出真相。

一個身體抖如篩糠的女子說:“我也是翠花坊的,我,我爹病了冇錢醫治,我是為了救我爹才答應人家冤枉你的,我以後再也不做這種缺心眼的事了,我保證。”

一箇中年男人耷拉著腦袋,低聲開口:“我是欠了一屁股賭債,我是不得已才收那女子的錢冤枉你的,你放了我,我情願讓人砍掉雙手也不想活活被燒死。”

一個接一個的道出真相,在一旁圍觀的路人看向風情的眸色都很複雜。

他們打心底是瞧不起風情的,但聽得一群人合夥冤枉他,又為自己方纔刻薄的言語感到羞愧。

有個大膽的男人直接衝出火圈。

但是衣服被引燃了一角,人剛從火圈出來隨即全身被烈焰引燃。

劇烈的燃燒痛得他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滾企圖壓滅身上的火。

可烈焰彷彿不把他燒成灰燼誓不罷休。

他痛得嗷嗷叫喚:“啊!啊……”

在火圈內與火圈外的人都看得腿肚子發顫,膽小的直接尿了褲子。

不消片刻那人就被燒得焦黑,身體直挺挺的已然氣絕。

解心語和王傾本以為風情是嚇唬嚇唬他們,冇想到一出手就絲毫不留情。

這一幕看得他們兩人眉心直跳。

解心語對王傾說:“這個風情是瘋子,我們快走。”

“走不掉了。”風情的聲音從兩人身後傳來。

兩人皆是一激靈。

心中疑惑不解,風情是怎麼悄無聲息的來到自己身後的?

兩人緩緩回頭,迎上風情的眸光。

他就這麼定定的看著解心語和王傾。

冇有多餘的動作和表情,卻讓人內心感到恐懼和慌亂。

解心語正準備抬起手卻被王傾抓住。

他壓低了聲音對解心語說:“不可。”

風情手中燃起一團火焰。

火焰隨風搖曳下彙聚成一把烈焰劍。

風情麵無表情的將烈焰劍對著他們。

王傾立刻一臉堆笑的說:“您彆生氣,我們隻是經過這裡順帶看看熱鬨罷了,我們這就走。”

王傾說完拉著解心語就要走。

風情揮起手中的烈焰劍就朝他們砍了過去。

王傾見勢不妙急忙拉著解心語伏在地上。

哆哆嗦嗦的對風情說:“我們錯了,真的錯了,我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隻要您高興。”

風情冷哼一聲:“哼!我冇興趣再看你扇成豬頭臉。”

王傾趕緊說:“那您說怎麼辦我們就怎麼辦,任何懲罰我們都接受,隻求您饒了我們一命。”

風情聽他這麼說,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

他將烈焰劍緩緩的移到解心語麵前。

語氣森冷的說:“我隻說一遍,你若不接受就自己朝烈焰劍紮上來”

解心語頓時警鐘大作,不安的問:“你想讓我做什麼?”

風情嘴角微微上揚,露出淡淡的微笑。

若是其他時候見了他這個笑會覺得特彆英俊迷人。

但此刻風情這個笑卻讓解心語和王傾覺得無比滲人。

傍晚的城郊鬨市發生了一件令人談笑風生的趣事。

一個相貌標緻的女子與一群男男女女一路敲鑼打鼓的叫喊。

走在最前頭的女子一邊敲著銅鑼一邊大喊:“我是蕩婦,我不要臉。”

“我犯花癡迷戀風情,我垂涎風情的相貌已久。”

“因為勾引他不得心生怨氣,雇人冤枉他是好色之徒玷汙了未出閣的女子。”

“企圖令他名聲儘毀在南疆無立足之地。”

他身後的那群人則在她喊完後大聲喊:“我們拿了這個女子的錢財,聽她的話冤枉風情。”

“毀他清譽,我們是缺德鬼。”

“我們知錯就改,現大聲告訴各位街坊和路人,莫要學我們貪財做壞事,會得報應的。”

一路敲鑼打鼓,聲音浩蕩。

走在最前頭的解心語羞得恨不得當場死掉。

這樣的侮辱對她而言就像天塌了。

一個女孩子當街大喊自己是蕩婦是花癡,還要不要做人了?

她攥緊了拳頭。

心裡頭暗暗發誓:“我解心語發誓,今天的羞辱來日一定十倍百倍萬倍的加持在風情身上。”

王傾比解心語稍微好一丟丟。

他是跟在大隊伍裡的。

低著頭貓著腰走路再加上臉還冇消腫,但是不太能看得出他的模樣來。

但比起羞辱帶給他的憤怒。

他更多的是害怕,因為他冇辦法承受洛顏的怒火。

一路上圍觀的路人聽解心語他們的話。

都投來鄙夷的目光和難聽的話語。

路人甲:“我呸!世風日下,道德淪喪,真是什麼人都有。”

路人乙:“太太太不要臉了,枉費長相那麼標緻,居然做出這麼不要臉麵的事情來,噁心死人了。”

路人丙:“這花癡誰不好?偏偏花癡那個風情,也不看看他是什麼出身,活該。”

路人丁:“哼!做出這種事來。簡直丟儘了我們女人的臉麵,要我說啊,敲鑼打鼓算輕的,應該拉去浸豬籠。”

這些話全都傳進瞭解心語的耳朵。

她氣憤得全身顫抖。

恨不能立馬將風情剝皮抽筋再碎屍萬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