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晶燕小說 > 古典架空 > 魂穿之攻略病嬌狐妖 > 第5章

魂穿之攻略病嬌狐妖 第5章

作者:顏離顧槿白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21 16:19:48

坐在自己身邊這位一身紅衣的少年叫陳讓,是顏離的師弟。顏離雖然是清秋派顏掌門的閨女,但是卻一直在天珩宗拜師修習,隻是清明將近,眾多弟子放假回家掃墓拜祭,顏離自然就是其中之一,隻不過這次回家竟是最後一次。

“陳讓,女子閨房,不得冒失,快過來。”大師兄蘇陌嗔怪道。

陳讓衝蘇陌做了個鬼臉繼而轉頭探了探顏離的額頭,又摸了摸自己的,自言自語:“還好冇發燒。師姐你渴嗎?我給你倒水。”少年漆黑濕潤的眼珠一動不動巴巴地瞧著顏離,笑起兩個梨渦淺淺。

這軟萌的表情,是在撒嬌嗎?明明剛剛已經喝過水了,但看著他帶著期待的眼神,顏離還是點了點頭。

心裡湧過一陣溫暖。少年年紀極輕,聲音清脆,眉眼間儘是笑意,頭髮被一根紅色髮帶緊緊綁著,看著甚是親切。

蘇陌無奈搖頭,這個師弟,總是這麼莽莽撞撞的。

青衫丫鬟見自家小姐已然冇有大礙,眼睛泛紅,迅速湧上一層霧氣,接著像是止不住的水龍頭。

她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聲音嘶啞:“小姐莫要難過,翠兒相信老爺她一定吉人自有天相.....”

陳讓忙道:“翠兒......”。想製止但已來不及,他長眉微皺,靜靜看著顏離。

顏離被翠兒的話打的措手不及,著實有點考驗她的臨場發揮水平。

她眼眸一轉,悄無聲息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露出哽咽的模樣,學著翠兒的樣子,帶著哭腔:“爹爹,一定會冇事的,隻可惜我的師兄弟們.....逝者如斯夫....”

內心:垃圾爹爹NPC,從頭到尾都冇見他關心過這個女兒,死就死了。至於那些師兄弟,打醬油的角色還放記憶給描述那可不就是浪費內存嗎?所以,顏離的大腦對這些師兄弟毫無概念,一個都不認識。隻記得每月十五,這些貨色殺妖,拔毛、剝皮、剔骨倒是給自己留下的深刻的印象。剛出場就領盒飯,真是大快人心。

對了,差點忘了顧槿白呢?顏離歎息,新人物一下子出現的太多,居然忘了正事。

她止了哭腔,問道:“大師兄,我是怎麼回來的?”

蘇陌看了她一眼,語氣依舊溫柔,道:“墨卿長老在清秋派附近的無量山發現了你。”他頓了頓,“還有一個少年。你可知他是誰?與清秋派滅門有何關聯?”

顏離訕笑,有些心虛,倘若她說就是這少年滅了清秋派,怕不是顧槿白今晚就被哢嚓了,然後自己就隻能用最後一張體驗卡重來了。“他.....”

她正絞儘腦汁措辭,外麵忽然傳來一陣鐘聲。眾人神色嚴肅起來,抬頭看向鐘聲方向。

“是太虛殿議事鐘聲,想必是與清秋派滅門有關。”蘇陌說罷,朝顏離溫柔一笑,“阿離好生休息,我與陳讓去太虛殿瞧瞧。”

顏離聽蘇陌這般解釋,心裡一緊,不行,自己也得趕緊去救這位祖宗。

此時,她也顧不上彆的,跟著兩位大哥就朝太虛殿跑去。

待他們氣喘籲籲地來到太虛殿時,發現氣氛很是不對,掌門及各位長老也都到了,齊聚一堂,皆坐在廳中,一言不發。

寬闊的大殿中間懸空一巨型金色籠子,並無任何鐵鏈牽引,卻堪堪懸於空中,籠身金光閃閃,佈滿了降妖的法陣。

“這妖物真是妖氣遍身。眾弟子,聽令!誅妖!”

蒼勁的聲音迴旋在大殿之上,顏離認出了這個聲音的主人,這人正是她的師父臨淵長老,臨淵長老一身正氣,頭髮已然花白,但眼睛甚是清明,此刻正怒目圓睜,恨不得將籠子裡的顧槿白一眼望穿。

一聲輕笑從顧槿白口中溢位,他抬眼瞧了眼麵前這個視妖如洪水猛獸的長老,緩緩道:“你們天珩宗都是如此是非不分的嗎?我方纔已然說過,這妖氣是狐妖留下的,你卻不分青紅皂白便要誅我?”

書中的臨淵長老向來視妖為洪水猛獸,秉持的原則是寧可錯殺絕不放過。

手中捏訣就要啟動誅妖陣。

“臨淵,彆急著蓋棺定論,殺一人好殺,救一人難救。”

見旁邊另一老頭就頗顯得氣定神閒,體態略胖,頗有些中年發福之感,這長老名喚墨卿,便是將她和顧槿白帶迴天珩宗的人。

顏離心裡鬆了口氣,若是墨卿長老想要殺顧槿白,不早就在無量山動手了,何必大費力氣把他帶迴天珩宗。

她站在門口,正準備嗑著瓜子靜觀其變,卻看墨卿長老肉感的手朝她輕輕一擺:“阿離,來。”

心中大叫不好,還冇想好怎麼扯謊呢。

她走到殿中,朝掌門和各位長老恭敬行禮,最後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看她那凶了吧唧的師父臨淵長老,囁嚅一句:“師父。”

誰料臨淵長老中氣十足,憤憤道:“小阿離彆怕,為師一定替你爹報仇,替清秋派報仇!你且放心將清秋派發生的說上一說。”

顏離冷汗直流,跪倒在地,猶豫半晌,抬頭篤定地一字一句:“清秋派滅門與顧槿白無關。”

背後籠子裡的顧槿白嘴角微微揚起,一根無形的絲線纏繞了他和顏離的指尖。見他指尖輕動,輕而易舉地操控著跪在地上的顏離。

“可是,他身上有妖氣。”臨淵道,“怎會無關。”

顏離感覺到舌頭不受控製,又是篤定的字句:“那日一極厲害的狐妖闖入我家中,屠戮了我上下68名師兄弟,正欲對我下手,這位恩公及時出現,與那妖怪纏鬥,最後帶著我死裡逃生,我見恩公傷重,便.....咳咳。”

絲線斷裂,脫離了控製,顏離假意輕咳,不知如何接下去。

眾人聞言至此,紛紛明白了**成,未曾想這捆妖龍中的顧槿白竟是個見義勇為的熱血青年,頓感欽佩。

墨卿微微笑道:“難怪那日我尋到你時,見你拚了性命要救他,昏迷之際也還喊著他的名字。”

他又看向臨淵:“我見到這少年時,他傷的極重,被妖所傷,留下一點妖氣是難免的。我探過他原神,靈力純淨,不是妖。”

見墨卿長老打圓場,顏離點頭如搗蒜,而臨淵兀自猶疑道:“這不可能.....”

有了顏離這個當事人的證詞,真相大白,哪有還關著人的道理,臨淵極其不情願地施法將顧槿白放了下來,顧槿白步子一晃,顏離眼疾手快上前扶住了他。

顏離有些氣自己這該死的服務態度的自覺性,但還是硬著頭皮,喊了聲:“恩公當心。”

顧槿白眼裡閃過一絲異樣。

顏離對視上他的眼神,隨即一個挑眉,透露的意思是:兄弟,咱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放心,你乾啥我都無條件支援你。

不過顧槿白顯然冇有看懂,麵色沉沉,不著聲色推開她。

“我觀槿白根骨清奇,丹田之處靈力外溢,是個好苗子。”墨卿一雙腫泡眼微微一眯,撫摸著鬍子,試探問道:“槿白之前與我說並無師門,乃一仰行天地間的散道兒,不知可願意隨老道兒修行?”

顏離咬緊了牙,冇讓自己笑出來,顧槿白在這殿中,倒似一個探扇淺笑的少年,還挺招人稀罕,隻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也是技術一流,就他一隻九尾狐還說自己是散道兒。

見顧槿白聽了墨卿長老的話,二話不說跪在地上就要行拜師之禮,眾人紛紛點頭微笑,俗話說不打不相識,此番這顧槿白救了清秋派遺孤顏離,因緣際會被墨卿長老收入門下,傳出去也算是美談一樁。

此時,顧槿白嘴角溢位一絲淡淡的血跡。吃了化妖丹,竟變得如此之弱,連傀儡術都難以操縱。

化妖丹是隱藏妖氣的丹藥,食之便會暫時將體內妖力清掃而空,隱藏周身妖氣。好在師父扶桑自小要求他雙修,這方能吃了化妖丹還能殘留體內的靈力部分。好在顏離的證詞還有些作用,不然哪能混進天珩宗?隻不過,冇了傀儡術,她還能這麼配合嗎?

隻有死人才能永遠閉嘴,他漆黑的眼眸浮上一層陰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